【戴亚】毁灭的圣女 1

①没有多少,极度ooc,养成(?
②每次更新都是短小精悍(▭-▭)✧
③莫名其妙的au+戴安娜视角(除了序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个总是坐在轮椅上的生病老妇人告诉孩子:
这个世界曾经陷入黑暗,圣女带来短暂的希望,现在却重归黑暗。圣女曾经带来一切却又被那魔女夺走了一切。魔女用计谋害死了圣女,把圣女的遗体定在艾尔维雅之墙上,神圣之墙变为耻辱之墙,黑暗重新席卷大地;圣女在最后做出预言:勇者将在百年后降生,杀死魔女!抢回光明!咳!咳!…咳……

那老妇人情绪变得激动,大声咳了起来过了一会接着讲了下去:那百年将要到来!却依然没人可以接近那神…不…魔殿!我亲爱的孩子,如果你是那位勇者的话!请务必为我们带来光明!

那孩子兴奋的点头,拿出魔杖对老人说:我不要成为勇者!我要和勇者做朋友!

老人笑了,摸了摸孩子的头:臭小子,最基础的魔法都不会,还当什么勇者的伙伴,快去练习吧。孩子笑嘻嘻的跑来了。

“喂,老板娘”老妇人把头转向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影“你真的信这个预言么。”

没有任何声音从黑暗中穿出,甚至连那人影都没有动。

“算了,问你也是白问,忘了你被施了禁言术…你大概也忘了吧…那么再见了,老卡文迪许”老人掏出魔杖往空中一挥,轮椅就向门口快速移动,然后离开。

被称为‘老卡文迪许’人影慢慢移出阴影:一张非常年轻美丽的脸庞暴露在阳光下。那张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,无声地对着空气喊出:我怎么会忘呢!那种事怎么会忘啊!你们都该…她抱住头,慢慢蹲在地上。怔怔的做口型:太痛苦了…怎么会忘呢…如果没有发生…如果…你们知道了真相…不行…我不就是为了不说出来才对自己施的法么…你们…好恨……

她忍不住握紧了项链,那项链在夕阳下反射出柔和的光,就像那个故事,明明看着很温暖,却始终是冰冷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在我7岁那年。一场战争把卡文迪许这个顶尖贵族打入尘埃。

曾经风光无限的百年大家在一夕之间变成了奴隶。

已经有一大半人死掉了,我是那一小部分之一。

我之所以得以幸存,是因为那个人把我带去了森林。她告诉我:厄运降临时,要学会保护自已。我不知道她是谁,更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收留我,又为什么要教我奇奇怪怪的把戏。

她总是用一种那时我不太懂的眼神看着我,不,是在看着我的灵魂。有时候她会突然笑出声,但不像嘲笑…但也绝不是欣慰。

我的魔法学习进度更快,她有时会称赞我:不愧是‘那个人’脑子就是好。不过有一阵,我大概十四岁吧,从柏菲采购回来就使不出魔法了。我向她求解她却像被激怒的老虎一样冲我大喊:你就这点本事吗?!这么点小事都处理不好,十天之内如果没有调整好,就从我这滚蛋吧!

我不明白她干嘛要生气,但是我知道:我一个人活不下去。

那十天大概是我这辈子最认真的十天吧,我不分昼夜地练习中午在第九天成功用魔法修复了椅子。

她定定地看椅子,过了好久好久,天都要亮了。就在我站得腿麻时,她忽然开口了,她的声音很哑,用一种我从未感受过的语气说:“喂,小丫头…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吗…”

“?卡文迪许呀,你不是知道吗。”我没有明白她的意思。

“不我是说名字,不是姓氏”她看了眼一脸懵的我,无奈的说“喂喂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。那以前那些…家仆怎么称呼你。”

其实以前家仆从不和我主动说话,我努力思索终于在记忆深处找到了那个土到不行的称呼“嗯…四小姐…还是啥别的”

她忽然转向我,用力抓住我的肩,对我说:“就是你了!你叫戴安娜!”她又突然松手“依你们卡文迪许家的鬼规定,年满十岁才可以取名,可以在你还没到十岁时就没了。这算是报应?不不,这一定是报应。好在我和你爸妈在最后关头约定好了,等你满十岁就把他们想好的名字告诉你…不过我忘了,刚刚才想起来。”

“啊?”突然拥有莫名其妙的名字是一件很方的事情,不过我突然想起来我从未问过她的名字,“哦,那么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她好像愣了一下,突然微笑着说:“嗯…我叫篝敦子。不行,你还是叫我亚可吧。”

亚可?篝敦子?奇怪的名字。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A喵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